无名指

给各位凹凸老师的话~

 转载于 http://eeeeeeeeele.lofter.com/

四岁的绿谷出久在看到二十四岁的自己留下的一屋子欧鲁迈特时,嗷地叫了一声,欢天喜地地像只撒欢儿的小狗,这儿摸摸那儿看看:“胜己!这些,全部都是我的吗?”


这称呼对他来说并不熟悉,从有记忆那一天起,绿谷就没再怎么正经叫过他的名字。正因如此,他在听到这人这么叫自己的时候楞了两三秒,等想清楚了面前这家伙只是个陌生小鬼才不慌不忙地回答:“废久,轻点儿碰。”


医生跟他说了,等到绿谷恢复记忆重返二十四的时候这段变小的记忆就会消失。再懂事的小孩下手也难免没轻没重,他可不想等这小家伙拍拍屁股走人后只留下他一个人百口莫辩有口难言。然而绿谷似乎是从骨子里怕他,他只限制了程度,这家伙干脆就缩回了手万分沮丧地退出了房间。


“我说不让你碰了吗?”


“啊?”绿谷很委屈的样子,“但是……但是胜己的话就是这个意思吧。”


从他开始了解些绿谷的性格是他就在想,绿谷出久每天干什么都想太多,长期让自己的大脑处于高负荷运转状态真的不会累死自己吗?


“算了算了,你要是想玩儿就玩儿去吧,”要是大的那个,哪怕再怎么软磨硬泡,他也不会妥协,但现在在他身边奶狗一样巴巴望着自己的根本不是那家伙,“但是先过来,得给你妈打个电话报平安。”


绿谷乖巧地点点头,跨了一步跨到了爆豪身边,规规矩矩地站直了身子。


“啊,对了,刚刚教你说的话都记住了吗?”爆豪举着手机,一边按着号码一边询问着。


“诶嘿嘿,”绿谷莫名其妙地笑着挠了挠后脑勺,“差不多吧。”


他用期待的眼神盯着爆豪,而爆豪也借着余光偷瞄他。


好吧好吧,就当是为儿童心理健康事业献出自己的微薄之力。万能又慈悲的爆豪佛祖,一句话就能施舍眼前这个小孩儿一天的快乐,何乐而不为呢?


“废久,你真棒。”爆豪虚情假意地对他说,小孩子体会不到其中的复杂情感,听到了心满意足的话就已经乐不可支。


拨通电话后,爆豪先跟绿谷太太聊了一会儿,原本还信心满满的绿谷出久胆战心惊地坐在一旁,一副爆豪一会儿递过来的电话是可以把他一口吞了的洪水猛兽的模样。


“诶,”爆豪把手机递给他,无声地嘱托,“好好说。”


“嗯……妈妈……”


绿谷把一段话说的磕磕巴巴,一张脸白了又红,“嗯……我、我知道了,妈妈……胜、胜己他——”


爆豪一脚踹到了绿谷的胳膊上,面前的人是二十多岁的身体,他可不怕谁来向他问罪说他虐童。这一脚吓得绿谷一抖,差点儿没把手里的手机扔出去,爆豪对他这副样子实在是气不打一处来,然而压抑了一阵儿也只用口型提醒他:“不是胜己,叫小胜。”


“哦哦,小胜也在帮忙……”


一通电话像是打了一场仗,爆豪看着绿谷湿了半截的T恤陷入了沉思,这体质要是搁在自己身上,他早就在雄英的时候拳打轰焦冻脚踩幼驯染称霸一方书写雄英传奇人生了。


接着,他就听到了一声诡异的叫声。


“……你肚子?”


听他这么一问,绿谷出久含羞草合上叶片一样垂下了脑袋,“我有点儿饿了。”


“有什么想吃的吗?”这话问出口他就后悔了,二十四岁的绿谷好歹还知道控制身材变换口味,一个四岁的小鬼能考虑那么多吗?他依然记得小时候被老太婆拎着去看生病住院的绿谷出久,病因就是连着吃了半个多月相同的食物最后吃出了肠胃炎。


毫无疑问,如果前几天医院贴心地为绿谷准备过的话,那现在从这人嘴里说出来的一定是——


“我想吃炸猪排饭。”


他无论如何也理解不了这种行为,吃一个东西吃吐了还能接着以全身心的爱投入其中,爆豪没头没尾地想,怪不得这家伙还能那么浓情蜜意地和自己谈恋爱。


这房子一个月来只有家政妇来打扫过几次,家政妇自然也不会那么好心帮他们塞满冰箱。爆豪抬眼看了看天色,起身活动了下筋骨:“那就出去吃吧。”


以前出去吃饭的时候,他们两个大多数时候都是不欢而散的。饭店一直是绿谷订,然而先到的却总是爆豪,这样一来他们约会的开场就变成爆豪一开始就怒火中烧地指责绿谷,绿谷虽然道歉,可被爆豪嚷嚷得心烦了就也不甘下风地顶撞回去。等坐到了餐厅,不出所料就又是一场争吵,绿谷点的菜倒是有咸有淡,一般还会特意顾及爆豪喜辣,点上那么一两道辣口的菜肴,可是菜上了桌爆豪觉得食之无味绿谷觉得辛辣难忍,说着说着就又扯到别的,总之就是不能善终。


他们吵架从来不懂什么基本法,吵起来就是一人一句你来我往地火药味十足,对人不对事和借题发挥这种根本没理的吵法儿在他们的争吵之中早就是司空见惯的,可就是这么吵吵闹闹,他们也已经不离不弃地吵了二十多年,后面那几年还是用恋人身份吵的。


所以这次他们安安静静地坐在座位上各吃各的,楼下小餐厅的老板倒是觉得大事不好,几次都跑过来悄悄问绿谷说他俩是不是真出了什么大问题。


被问到的绿谷只会瞪着大眼干吃饭,他听不懂饭店老板说的什么意思,也不懂爆豪若有所思的笑是为了什么,于是只好摇晃着脑袋跟饭店老板驴唇不对马嘴地对话,面对陌生人的时候脸红得能煎鸡蛋:“胜己是我的好朋友……”


饭店老板眉头一皱,鬼鬼祟祟地凑到老板娘身边嘀咕了几句,爆豪偷瞧了他们一眼,那老板娘分明是在说“哎哟,小两口这么吵终于分手啦”。


“喂,废久,吃完了吗?”他倒是不在意别人在身后对他怎么指指点点说个没完,只是看着面前这个只知道埋头吃饭的绿谷出久觉得有些恼火。


绿谷听他叫自己就抬起头,一张脸吃的五彩斑斓,饭粒从嘴角粘到了脸颊。


“你傻的吗?”


爆豪伸手拿了餐巾纸去擦他脸上的东西,手刚摸到这人的脸立马就被他顺势蹭了蹭,小孩子把这当成是友好的表达,笑眯眯地冲他撒娇。


阿弥陀佛,哈利路亚。快把以前的绿谷出久还回来吧。爆豪在心里祈祷。走过他们身边的小老板娘又开始嘟嘟囔囔“这不是好的很呀”。


吃过晚饭他们就去超市采购,绿谷几次三番都想拉着爆豪的手最终未果,只好情绪低落地跟在他身后,顺着超市瓷砖的缝隙直直地走。


爆豪走在前头边挑着东西边想,小孩子就是不能惯,要跟阿姨一样这么惯下去谁知道会不会又养出个讨人厌的废久祸害自己——干,他在想什么?这才不到一天,他已经站在父母的角度认真思考起如何培养一个更好的绿谷出久这种事儿了?爆豪及时掐断了自己这种想法,他实在是害怕等小鬼变回二十四之后,他会忍不住让绿谷出久喊自己爸爸。


走到水果摊位的时候绿谷在后面拉了他一把,他扭过身,就看见一个哈喇子都要顺着嘴角留下来的废久,直勾勾地盯着一颗浑圆的西瓜。


“胜、胜己……”


绿谷软绵绵地叫着爆豪。他以前也用过这么软绵绵的语气喊过自己,不过是在床上。


“想吃这个?”


“我、我有这个!”绿谷出久飞快地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几张闪着金光的卡,“护士姐姐说,我有什么想买的,就用这个就行!”


你那个护士姐姐是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戏码看多了正好把你当试验田培养看上就掏卡的霸道总裁吧?


爆豪干净利落地抽出了张卡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行啊,反正刷的是你的卡。”


“那……”


“这西瓜你自己抱。”


“我怕我,怕我抱不起来……”


“装个屁的柔弱,”爆豪朝他后脑勺狠狠拍了下,“六十个西瓜你都搬的起来你装个屁!”


“啊?我原来这么厉害六十个都能——”


“谁他妈说你厉害了,乖乖闭嘴抱好瓜!”


最后当然刷的是爆豪的卡,西瓜虽然算不上便宜但对于高收入的两个人来说总算不上什么负担。他现在要是趁机刷了绿谷的卡总感觉像是乘人之危。


回了家把这家伙哄到床上睡觉他已经是筋疲力尽,这感觉比对付几个敌人可要累的多。他躺在客房的床上用最后的力气点开了收件箱,突然五雷轰顶似的从床上跳了起来。


该死的,他怎么就忘了明天的同学聚会呢?


他在床上翻腾了半

评论